首页_牛蛙导航网_牛蛙彩票导航网

但是那是以前,如今长安一役唯一死的大将便是

v “呼…………”为张白骑把脉片刻,其实根本不必这样麻烦,贾诩几乎一看张白骑的面色便知道张白骑是什么个情况,煞有其事的给张白骑摸了摸脉搏只不过是给身边的那些经济看的。

 
    贾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回头对众人说道:“好了,大帅没事,你们都撤下去吧,大帅最近劳累过度,所以才会这样,一会便会心来!”
 
    “哦!”众人也是松了一口气,孙观指着军医骂道:“说你废物就是废物,你看先生一看就明白!”
 
    军医叫苦不迭,自己也不敢说啥,只能低着头,满脸的委屈,贾诩看了看军医,立即回头对众将士说道:“立即回到自己的营中,把手大营,李元杰是不会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的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众人当然是立即振奋起来,既然大帅没事,众人的心也就放下了,贾诩的话更是不敢不听,立即缓缓撤了出去。
 
    走之前每个人还都瞪了一眼这个苦逼的军医,军医都不敢抬头,等到所有将军都下去了,军医惊异的看着贾诩道:“文和先生,这…………”军医不敢说下去,指了指躺在那里的张白骑。
 
    “咳咳!”贾诩咳嗽两声,手帕擦了擦嘴巴,对军医摆摆手,道:“无事,无事,你不必担心,还是下去,弄一些补身子的药就行了,还有,吩咐火头军给大帅做些饭食!要上好的酒菜!”
 
    “但是…………”军医犹豫一下,看着脸色苍白的张白骑,疑惑道:“大帅很长时间都是进食极少,更被说是上好的酒菜了,这……如何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贾诩微怒的说道:“让你去做便去做,记住,不准告诉任何人!否则…………”说着,贾诩定睛的看着军医,贾诩何人,这样的气势就连征战天下的大将军都是不敢面对,更被说一个小小的军医了,军医浑身一抖,不知道是这天气的寒冷,还是被这贾诩给镇的,赶紧对贾诩恭敬而又惧怕的一拜,道:“谨遵先生之言!”
 
    “嗯!”贾诩气势弱了下来,缓缓的闭上眼睛,挥挥手道:“你下去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军医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浸透,战战兢兢的走了出去,站在门口的贾诩的护卫,也是贾诩的车夫,看着缓缓走出去的军医,咂咂嘴,有些想说话,又不知道该说不该说。
 
    “诶…………”贾诩缓缓的睁开眼睛,看了看身后的那人,缓缓道:“你觉得不妥?”
 
    “没有!”那人赶紧摇摇头,贾诩回头,缓缓说道:“胡车儿啊!主公走了之后,你我都已经成了孤家寡人了,就连兵马,也已经被主上收了回去,现在在张白骑处也就只有你我了,千万要小心啊!”
 
    胡车儿,原来张绣麾下大将,但是那是以前,如今,长安一役,唯一死的大将便是张绣,自己的主公被赵云枪挑马下,而张绣本来带领的兵马,虽然不多,但是司马懿也是很坚决的将他收了回去,而胡车儿,不愿意在投靠到别人的麾下,贾诩也便以胡车儿作为自己护卫的名义,将胡车儿留在了身边,而如今,也是一同来到了张白骑这里。
 
    “是!我会小心的!”胡车儿是一个憨直的汉子,怪不得历史上典韦会跟他打的火热,虽然后来是被他算计了,但是也可见这俩人的性格肯定差不多。
 
    “嗯!贾诩点点头,低头看着张白骑,这个人,为了什么所谓的大贤良师,乱动天术,如今五脏六腑已损,要不是学过什么天书上的东西,张白骑怎么可能还有能力作战,真不知道他到底为了什么,难道就是为了他那简单的一句什么黄巾当立吗?
须要给众将士一个假象,他们的大帅还十分的健康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对了!”贾诩忽然想到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,真是被张白骑忽然的昏迷给搅乱了自己的思维,张白骑怎么会受伤,难道是李林早有防备?
 
    贾诩立即回头,道:“胡车儿!走!”
 
    “是!”胡车儿立即搀扶着贾诩出了帐外,贾诩一招手,过来一个士兵,贾诩在黄巾军中的地位何人不知道,士兵尊敬的拱手道:“先生!”
 
    贾诩立即道:“立即派人,将跟随大帅回来的人马叫来几个,我有话要问!”
 
    “这个…………”士兵犹豫一下,道:“跟随大帅回来的兵马,仅仅有四个!”
 
    “什么…………咳咳咳!”贾诩惊叫一声,引来自己剧烈的咳嗽,一旁的胡车儿也是惊叫一声,道:“不会吧!不是带走的两千人吗!”结果一看到贾诩剧烈的咳嗽,胡车儿赶紧给贾诩拍着后背。
 
    贾诩用手帕捂着嘴巴,看着那士兵,含糊道:“果真是算上主公,就回来了五个人!”
 
    士兵赶紧道:“小的哪里敢骗先生!真是只回来五人!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