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_牛蛙导航网_牛蛙彩票导航网

张白骑这边最后就带着三五个人从匈奴大营之中

 
    “你们要是再在这里瞎嚷嚷我他妈打断你们狗腿!”躺在榻上闭着眼睛的李林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,就好像是说梦话一般,眼睛都没睁开。
 
    去卑和豹哥深深舌头赶紧缓缓的退了出去,不敢发出一点动静,一处营帐还正巧碰到卡夫罗,越众一旁人,去卑和豹哥赶紧上前,就知道这帮人也是来找头儿的,拦下来道:“行了,别找头儿!头儿正睡觉呢!”
 
    “哦!”众人一点头,卡夫罗一挥手,道:“走!”
 
    “嗯!”众人又一点头,立即回头就走,去卑和豹哥面面相觑,紧着跟上两步,疑惑的看着众人,道:“你们怎么不好奇,头儿怎么会睡觉呢?有人偷袭诶,你们就不进去看看怎么回事?”
 
    众人低头不语,豹哥这个话唠问了半天,卡夫罗终于说出了话,没好气的说道:“就看你俩那个熊样,一看就是进去吃瘪了,头儿肯定没给你来好颜色看,我们还进去找骂,这不是有病嘛!”
 
    “…………靠!”豹哥一听卡夫罗的话,反应了一会,骂了一句,回头看了看去卑,去卑耸耸肩膀,道:“看来倒霉的就是咱俩了!”
 
    豹哥埋怨道:“你他妈的还用你臭手捂我嘴呢!”
 
    去卑没好气的道:“哼!我要不拦住你,你说不定还喊杀呢,要是吧头儿喊起来了,有你好受的!”
 
    “哼!”不满的哼了一声豹哥转头就走,清点自己今夜的损失,而去卑也是回了营帐等待各部的统计。
 
    匈奴的大营的事情可算是完了,但是这一千血杀营可是悄然出了营,这样的杀神,李林给撒了出去,怎么会简简单单的就回来了呢?天色逐渐的蒙蒙亮,只看匈奴营外出现了一直千余人的兵马,巡逻的匈奴人还一阵紧张,赶紧举着弓箭上前望去,一看,不是被人,正是昨天晚上黄巾军夜袭之后,出营的黑甲血杀营,匈奴士兵赶紧一招手,营门已经修缮完毕,看到血杀营回来,赶紧将营门打开,血杀营缓缓而入。
 
    但是这一走进一看,众人才看清楚,这血杀营走之前,和现在回来可是有很大的变化,不说别的,就说这身上刺鼻的血腥味,就知道他们这是杀了不少人,盔甲的缝隙里,还可以清晰的看到有碎肉的痕迹,匈奴人惊愕的看着缓缓进营的血杀营将士,连个屁都不敢放,傻呆呆的愣在那里看着这些黑甲的煞神。自打匈奴人见识到了血杀营的实力之后,草原上,准确的来说是匈奴之中,便有生出来了一个恶神,名字就叫做血杀神,是一个十分邪恶,十分嗜血的神灵,这个时代没有广播,电视,网络媒体,血杀营的所作所为被越传越神,在思想不开化,更是崇拜神灵的草原胡人来说,这样的故事被传成了神话也不稀奇…………
 
    侯宇直接走到了李林的营帐,掀开帘子,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冲了进来,正在给李林给李林喂粥的蔡文姬立即感觉到不适,停止了手里的动作,一只手端着饭碗,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,就连在一旁的狼吞虎咽喝着粥的阿郎,都是惊奇的看着走进来的侯宇,不过对于血腥味,这个孩子不愧是右贤王呼厨泉的儿子,竟然没有太过的害怕。
 
    侯宇走上前,李林已经起来,看来昨夜休息了一阵,气色也好了一些,侯宇拱手道:“拜见主公!”
 
    “嗯!”李林点点头。
 
    侯宇接着说道:“我们一共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行了行了!”李林摆摆手,道:“我正吃饭了,也不用说了!看对面怎么反应了!”对面,当然指的是贾诩和张白骑了,而不让侯宇说,倒不是李林觉得听了这些事情会恶心,而是估计一旁脸色都已经扭曲的蔡文姬罢了。
 
    “诺!”侯宇一点头,接着便回走了出去。
 
    “啊!”李林张开大嘴冲着蔡文姬,这意思还不明白就是让蔡文姬赶紧喂饭,蔡文姬也是赶紧将捂着鼻子的手放下来,接着给李林喂碗里的粥,不过还是一句话也不跟李林说。
 
    话分两头,张白骑这边,最后就带着三五个人从匈奴大营之中从了出去,在马上,张白骑的呼吸已经越来越重,幸好坚强的意志还在支撑着他的身体,到了自己的大营门口,张白骑终于支撑不住,“额!”一声痛呼,一下没有坐稳,从马上栽了下来,而本来就被张白骑刺伤的战马,也是因为剧烈的奔跑之后,一个劲的吐着白沫子,估计也是够呛。
 
    “大帅!”一旁的几个护卫飞一般的下了马,到了张白骑身边,看着张白骑脸色苍白,背后的箭矢众人更是不敢随意的拔出来,幸好又一个护卫身体的阻挡,加上张白骑身上商号的甲胄,箭矢其实插进张白骑的身体根本不深,而看着张白骑的脸色,可是吧众人担心个够呛,护卫立即冲着营内大吼道:“快!出来人啊!大帅回来了!”
 
    营内立即冲出来人马,一看张白骑受伤,均是大骇,赶紧将张白骑用马车拉倒了营内,小心翼翼运进了帐篷之中,赶紧叫来军医给张白骑瞧病,而孙观,彭脱几个将军则是已经吓的不行,一听到张白骑受了重伤,跟一只没头苍蝇一般的乱转。
 
    “将军息怒!将军息怒啊!”军医连忙说道,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众人,军医咂咂嘴,他是也真没了办法,自己也不是神仙,怎么知道这张白骑为何昏迷不醒,但是看着身上,确实没有太重的外伤啊!怎么回事呢?但是碍于周围各大家居的杀气凛冽,军医只好连连点头,道:“容我在看看,容我在看看!”说着,接着给张白骑摸了摸脉搏,其实就是在瞎看。
 
    “快点看,大帅醒不过来我杀你全家!”
 
    “快快快!你要是敢偷懒,我宰了你!”
 
    众人看着军医的磨磨蹭蹭,都大骂了出来,其实也对表达对张白骑的担心。
 
    “嗯!”一声清嗓子的声音,众人一听何其熟悉,一回头,一看到一个护卫扶着一个文士站在了门口。
 
    “咳咳!”文士先是咳嗽了两声,习惯的用说怕擦拉擦嘴巴,缓缓的说道:“难道大帅就是这么交你们的吗?遇到事情尽让慌乱不堪,这要是李林忽然杀来,你们必败无疑!”
 
    “额!”众人惊愕,但是面对文士,谁也不敢放肆,赶紧回过身,对文士恭敬的一拜,道:“先生!”
 
    还能是谁,在这样的场面之下,在黄巾军的大营之中,可以镇得住的只有贾诩了,看着一脸担忧的将军们,贾诩挪动不知,在护卫的搀扶下走到了已经不知所措的军医面前…………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