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_牛蛙导航网_牛蛙彩票导航网

并没有表示震惊,显然就凭着刚才那士兵说道几

  “你们大帅呢,我家元帅吩咐,要我见你们大帅!”
 
    “哼!狗屁,你是什么人我就让你见我们大帅,你是刺客怎么办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竟然敢侮辱我们东羌人,你是何人!”
 
    “嘿嘿!告诉你,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我叫孙观!怎么着,你打我!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东羌人一根筋,而孙观也不是省油的灯,结果两个人呛着说,结果就成了这样。
 
    “将军!将军!”士兵总算是赶了过来,趴在孙观耳边赶紧嘀咕了两句,孙观面色微微一变,点了个头,东羌人还要再骂,孙观一抬手道:“行了,骂够了,你跟我走吧!”
 
    “你这……额?”东羌人骂人的话还没出口,直接被孙观噎了回去,一点头,道:“好!”心说,这些个汉人可真有意思,我要见人,事先还要跟你们骂一顿,有病!
 
    孙观带着人来到了贾诩的大营,而另一边,跟随张白骑回来的那四个人也到了贾诩的营帐,能够活着回来,四个人本事都是不一般,虽然身上都受了点轻伤,但是还是可以动换。
 
    “孙观将军!”对着孙观一施礼,孙观也是纳闷的看了看四个人,疑惑道:“可是文和先生让你们来的?”
 
    “正是!”四人齐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哦!”孙观满脑袋问好,领着四个张白骑的护卫和一个东羌人进了贾诩的营帐,而贾诩已经端坐其中,既然是要见东羌人,所以也要摆出一定的架势。
 
    “拜见先生!”孙观和四个侍卫拱手道。
 
    “嗯!好!”贾诩点点头,一挥手,五个人立即站到了一旁,而后面的东羌人则是疑惑的看着贾诩,问道:“你就是张白骑?”
 
    贾诩淡淡一笑,道:“我并非我家大帅,而是营内军师,我家大帅暂时不在营中,你有何事跟我说,和跟我家大帅说也是一样的!”贾诩这句话,虽然有些以下犯上了,但是以贾诩在黄巾军大营中的地位,就算是这么说,也未尝不可啊,何况如今张白骑还在昏迷之中。
 
    “额?”一根筋的东羌人有些蒙,贾诩缓缓道:“我与你家大王,和越吉元帅,迷当元帅都是老相识了,有什么话,快些说吧!”
 
    东羌人一听,这才放下了架子,立即道:“今日天还没亮,匈奴人趁我东羌勇士疲惫之时,竟然带人偷上了城池,杀了我守军数千人,而后我东羌勇士奋勇抗敌,才将敌人打跑,不然如今临泾都已经是那匈奴人的了!我家元帅让我问问张白骑,这是怎么回事,你放两座大营走在我临泾城之前,为何匈奴人会绕过你们而打到临泾!”
 
    “哦!”贾诩很是淡定的点点头,并没有表示震惊,显然就凭着刚才那士兵说道几句话,就已经判断出来了一切。
 
    东羌人接茬问道: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”
 
    孙观立即不愿意道:“哼!你们防守松懈,难道还赖我们不成!”
 
    东羌人本来看着孙观就火大,立即喝道:“哼!难道你怪你们吗?你们明明为我军屏障,但是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咳咳咳…………事,这次你擅闯大营,就不怪罪与你了,你回去吧,把我的话告诉你家元帅就行了!”
 
    “好!”东羌人已经彻底萎了,没有办法,谁让这张白骑上有东羌王徽里古的指令,下面还有实力强大的军队,迷当也是只能按照徽里古狼皮指令行事,所以东羌人这次来,虽然没错,但是这个样子来,还跟汉人的将军吵起来,确实有且欠妥了。
 
    说完东羌人便回头离开,贾诩忽然问了一句,道:“袭击临泾的人可是匈奴的军队?”
 
    东羌人若有所思的答道:“不知道,他们都身穿黑甲,连脸也挡住了!”东羌人此话一出,孙观旁边的那四个张白骑的护卫脸色大变,甚至差一点都叫了出来,孙观疑惑的看着他们的表情。
 
    “好!”贾诩一听,心中激荡,眼睛一眯,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,但是外表没有发作出来而已,依旧同样的语气对东羌人说话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告辞了!”这一会,东羌人给贾诩施了一礼,贾诩拱拱手,也不用站起来,道:“告辞!”随即,东羌人便迈步出去。
 
    东羌人走了之后,孙观很是气恼的说道:“哼!都已经被匈奴人打的连家都没了,还有脸在这里放肆!”也不知道曾几何时,张白骑这些个黄巾军也是被官军打的无路可逃,直接进了深山才苟活下来,不过现在孙观早就已经把这样的事情抛在脑后了,张白骑跟了刘和,有利也有弊,起码这一伙黄巾军已经拖了贼寇的帽子…………
 
    贾诩则是缓缓的抬起头,没有理睬孙观的话,而是看着张白骑活下来的那四个护卫,缓缓道:“你们四个!跟我说说,你们进了匈奴大营之后,都发生了什么!”
 
    四人立即上前,刚要说话,贾诩一摆手,道:“一个一个来,就你说吧!”说着,指着右手边第一个人。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